五 結論
復次,由上斥除不平等的一因,及無因、偶然,並糾正偏因或偏緣的各種因果法的理路看來,即可得到如下的結論:
甲、正明萬法因緣有 即證明萬事萬物都須因緣具備方可生存的道理,這是佛教中的正常的因果論,即佛教的本質。因此、所以前面說空與唯識義,亦不過借以說明或證明宇宙真理的工具。
乙、盡除迷信成正信 用這正常的因果論──即佛法的本質,可以打倒一切偏執的學說與迷信,如打倒堅執上帝或電子等的一元論者的深固的迷信等。而成立事皆可驗理無不通的因緣生法之正信。
丙、信行因果得圓成 此正常的因果論即佛學的本質,推廣應用,能令現世一切合理的科學哲學或政治學說社會學說皆達到究竟圓滿。且今中國精神總動員的目標是:「民族至上,國家至上;軍事第一,勝利第一;意志集中,力量集中」。若能正信此所說因緣生法確為普遍的真理,舉國家民族為主,則遍攝遍入一切以為伴,歷之三世無不通,行之十方無不準,民族國家乃能真成其至上。而軍事勝利之第一,赤得成真實無謬;思想能力不期其集中而自無不集中矣。「苟非至道,至德不凝」,世間的英雄豪傑,往往中途消極,不能永久真積極,若能定志於此豎窮三際橫遍十方的因緣生法真理,必能建成萬古不朽之功業。(月滄、大慧合記)(見海刊二十卷第六期)


一九 諸法有無自性問題
──三十年六月在漢藏教院講──

一 略示
二 小乘的有無自性說
三 空宗的有無自性說
四 唯識宗的有無自性說
五 中國佛學的圓中自性說


一 略示對這有無自性問題的研究,首先要探討這「自性」能詮名下的所詮的意義是什麼?我們可以發現到經論中的「自性」,有著許多不同的解釋,所以現在先統攝其要義,繪列一表,再來逐條說明。

二 小乘的有無自性說
佛法中有一概加以破斥的自性,這就是表中的一各獨定實一性──諸法各自獨立固定不變的之實在性。如數論師說的神我,勝論師實句義中的我等九法,都是一一有

情具有的各自獨立不變性的實體。又如各種神教,說在宇宙萬有發生之前,有一獨立固定的神來創造一切,其所創造的萬物,雖是無常變滅,然消滅後仍然有永遠不變固定獨立的神之實體。主張有這各獨定實自性的,不問他指的是創造神、是實體、是神我,都同樣的違反了宇宙人生是因緣生滅的最高法則。聖教與現實,都證明了萬有的生起和存在,都必須具足多種的條件(因緣),隨條件的和合而生存,亦須條件的離散而毀滅,宇宙間絕對找不到一件單獨存在固定不變的事物。這是宇宙人生的最高法則,也是佛法中最基本最重要的理論,上至三乘聖法,下及人天業果之所共同依據的。可是外道所計執的各獨定實自性,決不是因緣和合生滅相續的。它與佛法的緣起真理,正站在不相容的對立地位,所以佛法中不問大乘小乘各宗各派。都一致的破斥這各獨定實的自性為邪執;同時、最低限度也要破斥這種自性,才能夠建樹緣起真理的法幢。因為佛法普遍否認這種自性,所以都說空「無自性」。
其次說到「有為恆實」的自性,這如一切有部所講的「一切法」,原包括有為無為二類,無為法留待下面再說,且先講明有為法。有部說有為法是三世永恆實有的;但既落於三世的遷流變易、雖說「恆實」,還是有因緣生滅的。就在這因緣所生的有為法中,分析出最基本單純的法,如俱舍的七十二法,認為是三世恆實的法;而現見現知的宇宙萬有,無不是由這種種基本單純的原素組合而成。這基本的原素,在現在固然是實有的;過去雖已過去,但還是實有的;未來雖尚未來,也同樣是實有的。有為法既是三世恆實,當然有自性。但由這基本有為法組合成功的有情身器等,則是假合無自性的。又如犢子部所計我法實有的思想,也可攝屬於這「有為恆實」內。他們說的五法藏(過去法藏、現在法藏、未來法藏、無為法藏、不可說藏)除了不可說我之外,
其他的教義和有部相同。而這不可說藏的我,非即五蘊、非離五蘊,也還不能離開眾法的關係而單獨存在,所以與他部派所說的假我仍然差不多,不過名字不同罷了。他既說有過去現在未來的三法藏,當然也是主張有為法有「恆實」自性的。這有部──或犢子部所說的基本單純的有為法,雖是恆續實存的,但還是因緣和合生滅的有為法,與外道所計執的各獨定實自性,迥然不同。
另有主張「有為現實」的小乘部派說:在有為法中,過去的已經過去了,未來的還沒有來臨,都是無自體而依現在法假立的;唯有擺在眼前的現在法才實有體性。經量部師就是這種思想的代表者(大乘宗派中也有這樣主張的)。還有現通假實論者,或說五蘊是假,處界實有;或蘊處假立,唯界是實等。其實、這不過是認為實性的部份有彼此通局的不同,而其過未無體,唯現在可以有體的大前提,則無不同。所以、過去未來的法是假立而無自性的,現在世的有為法才是實有的自性。
其次說到「無為真常」的自性,無為是一切有為法的普遍真理,所以是常住不變的;小乘各部派分三種或九種。因是真而不妄、常而不變的理性,所以就在這真常的意義上說有自性。奘傅小乘六宗裹俗妄真實宗的說出世部等,謂一切有為世俗法都是虛妄無性,無為勝義才是真實常住的,就屬這種。無為法雖係常遍真實,但祗是遍通一切有為法的理性,或遣除一切有為有漏所證的常住涅槃;與各獨定實的自性絕不相同。部派佛教中,經量部等雖說現前可以見閒覺知到的有為法才是實有;無為法既非見聞覺知之所能得,實際上是沒有的,所以祇是言說上的假施設;但在觀行實踐上,由擇滅雜染所證得的涅槃,是任何部派也不否認其真常性的。所以這「無為真常」的自性,可說是各部派所共同承認的。
在小乘六宗�有叫諸法但名宗的,他們說:一切諸法,但有假名,都無實禮。上面說的各部派中,有的主張有為無為俱實;有的主張無為是實,有為是假;又有的主張有為是實,無為是假;在他們的互相諍辯中,這諸法但名宗起而總合雙方所說的假義,進一步的說:一切諸法不問有為無為,都是假名,沒有實在的。凡聖教所說的,世間所見的,表面上雖似有其事其物,然究其實質,則都虛妄而毫無所有;甚至涅槃菩提等,也無非是假立的名字而已,所以都無自性。這種思想的提倡者,是說假部。從有為恆實到諸法假名,是小乘部派佛教中對於有無自性問題的不同說法。在這�、各派的意見雖大有出入,但對於否認「各獨定實自性」,還是一致的主張。

三 空宗的有無自性說
現在再來探討大乘空宗對這有無自性問題的解說。初期空宗的龍樹、提婆、在所造的中、百論�,大致是以最徹底的諸法緣起為出發,以明畢竟皆空無自性。所以中觀論開首即說:「不生亦不滅,不斷亦不常,不一亦不異,不來亦不出,佛說緣起法,善滅諸戲論」。這便是說明世間出世間一切法,徹底都是緣起的空無自性,所以同時也都是空無自性的緣起。
龍樹、提娑的根本宗義,大概如此。但是後期的中觀論師,展轉傳承,對於原論的解釋,意見不無出入。其中最著名的,是流傳中國和西藏的清辨派,及單傳於西藏的月稱派。在勝義諦上看,不問有為無為,畢竟都是空無自性的,這一「勝義皆空」義,是二派共同的,沒有異義。但二派在世俗諦上的見解,則有很大的諍辯。清辨認世俗可是實有的,其主張和「有為現實」「無為真常」相近。月稱則謂:在世俗諦上說,諸法也都只是假名而已,沒有實事,故與「諸法但名」相近。月稱的說法,與中論「因緣所生法,我說即是空,亦名為假名」的文句,均相吻合。
這兩派的思想,在言詮上看,勝義諦上雖同說皆空,而世俗諦上則清辨謂實有自性,月稱說假無自性,很不相同。然若仔細考究其含義,月稱雖說世俗諸法者是假名無自性,然在假名中並不否認世出世間的業果染淨諸法,不但不否認,而且以有空義故,才能成立四諦三寶等諸緣起法。緣起的三寶、四諦諸法,固然都是假名空無自性的,但說為假名並不是撥無染淨善惡因果差別的成立。在這意義上說,清辨所說之有,也就是因緣生起的緣起有。這緣起有,一面是無自性故空;一面是因緣生故有。由是考究,世俗諦上月稱所說的假名,與清辨說的實有,不過名詞上的差別而已。考其含義,月稱的假名,既不曾撥無染淨因果,不但與清辨所說的俗有一樣,甚或進一步可與小乘一切有部所說的「有」相接近。所以現在西藏黃教的所宗固為月稱空義,但他們所用以說明世出世間的假名諸法,反而是引用俱舍論。所以、名句的應用雖有巧拙不同而意趣並非甚遠。總之、空宗的要義,諸法皆緣起無自性。在二諦上說,勝義都是空無自性,世俗則或說但是假名,或說可有自性。

四 唯識宗的有無自性說
在廣泛的唯識學中,派別相當複雜,意見也很不一致。這�且以中國向來所傳的無著、世親、護法、玄奘的唯識義為依據。以唯識宗的立場來觀察諸法,首先要說明的是遍計執、依他起、圓成實三性,三性的範圍,也有廣狹不同。遍計執的構成,有能遍計、所遍計與遍計所執相;現在不是說的能遍計心與所遍計法,而是指的遍計所執之妄相。這狹義的遍計所執性最明顯的意義,是但由現行的意識名言分別,計無為有,計有為無,周遍地顛倒執著,所以叫做遍計所執性,依他起性的正義,就是緣起法,所以古來也有譯作「緣起性」的;依他眾緣和合生起的諸法,叫「依他起性」。圓成實性,狹義說:即於一切法所顯的本來普遍常住的圓滿成就真實性,所謂諸法勝義的真如是。這是唯識宗正確的三性義。這三性中,依他起的範圍最廣;假使作另一種的說法,無始虛妄分別習氣也攝在遍計性中,則擴大了遍計,連雜染依他也包括在內了。又把一切離顛倒的清淨緣起法(淨分依他)也攝於圓成實性中,那麼,依他起性的範圍便很狹小,或竟沒有了。雖有這第二種的說法,但唯識宗三性的標準義,還是以眾緣生起為依他起性。
遍計執性,但由現行意言分別所起(現行意言分別之法,不一定都是遍計執性,但遍計

The Society for Buddhist Education for Modern Time 佛教現代教育學會

↑ Grab this Headline Animator

http://cli.gs/zsJnm

Posted via email from ReadersINFO

創作者介紹

readersinfo - pixnet

readersinf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